尋根問祖

淺談台灣原住民命名之文化


台灣原住民命名文化相當多元,隨著主體意識建立,原住民開始向主流社會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籐文化協會理事長馬躍•比吼指出,一九九五年姓名條例修正至今年三月底止,共有一千零一位原住民回復傳統名字。在原住民找回名字之時,外界也該開始學習了解原住民的命名文化。
當我們認識新朋友的時,會說「請問貴姓」,然而,在多元文化的寶島裡,原住民族各自擁有不同於漢民族的命名文化;一九九五年「姓名條例」修正後,原住民取得回復傳統名字的權利,有些原住民新生兒更是直接以傳統方式命名,所以名字只有姓氏的觀念,可能要改一改了。
以推動回復原住民傳統名字為宗旨的籐文化協會整理了原住民各族的命名方式提供各界參考,也讓台灣社會認識原住民族命名文化之美。
泰雅族、太魯閣族與剛向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提出恢復族名申請的賽德克族的命名方式大致相同,會在自己的名字後面加上父親的名字,特殊狀況也有加母親的名字,雖不硬性規定襲祖父母名,但一般會為男孩取以往頭目或勇悍者之名,為女孩取部落中溫順或擅長織布者之名。如原民會主委瓦歷斯•貝林,是子父連名。
阿美族命名除了承襲長輩的名字外,也常依出生季節或時刻命名,又因為阿美族屬母系社會,所以,在自己名字後面接父名或母名的狀況都有。如籐文化協會常務理事該映•犁百就是子母連名。
另外,有些人也會在名字後面加上氏族,而氏族是依祖先文化淵源分類而成,因此,像花蓮縣阿美族噶馹佤世代祖傳領域海域建設研究會理事長卬淖•彔禾•八丮羍尒 (Anaw lo`oh pacidal),就是自己的名字•父親的名字•氏族的名字(pacidal氏族意指「太陽子民」)。
卑南族中,每個家族都有家名,以往分家後會自創新家名,現在大多是沿襲原本家名,以卑南社為例,主要家族就有Pasaraad、Raera、Kadadepan等,家名起初是根據居住地和特徵所創造,例如Pasaraad家族是居住在兩條道路交會的三角頂點而得名,而卑南族的家族繼承是以母系為主,個人名的後面是加上母親的家名。
卑南族命名沒有硬性規定,襲用祖先名字很常見,但是朋友間多以綽號相稱呼,家中長輩才會以本名稱呼晚輩。如十九世紀末的卑南社女王Sirogo Raera,就是自己的名字加上家名。
達悟族人的名字一生中要隨家族新生命誕生改好幾次,還沒生小孩的叫「希」•「自己的名字」;當爸爸後叫「夏曼」•「長子或長女的名字」;當媽媽的叫「希南」•「長子或長女的名字」;當(外)祖父母叫「夏本」•「長(外)孫或長(外)孫女的名字」。
所以,只要聽到達悟族人的名字,就能知道他(她)的輩分和大約的年紀,如原住民電視台台長希•瑪拉歐斯、作家夏曼•藍波安;然而,現行的姓名條例申請改名只能以兩次為限,無疑地局限了達悟族人尊重新生命的獨特命名文化。
達悟族大多會為新生兒創造名字,依照家族現況和對孩子的期待來取名,而且講究謙虛,不好意思取太驕傲的名字。
至於賽夏族,是唯一氏族名與漢姓間有音義對照的族群,例如「改擺刨」原意是「住在高處的人」,兩百年前就以「高」為漢姓。Babai氏族原意是風,漢姓就是風。Tanohera氏族原意是太陽,漢姓就是日。
賽夏族長子襲祖父名,長女襲祖母名,後面連接父名和氏族名,問一問就知道是哪一家的、誰的孩子。如賽夏族民族議會籌備委員會委員打赫史•達印•改擺刨就是自己的名字•父親的名字•氏族的名字。
此外,分布廣泛的布農族目前超過一百個氏族,許多是三百年來遷徙過程從古老氏族中分出來的,會依創立家族者的特徵或名字命名,氏族間親疏遠近不一,但改漢姓後原有秩序被打亂,例如,同是「伊斯卡卡夫特」氏族,住在南投的姓松,住在台東的卻姓江,使年輕一代無法分辨自己的氏族,有造成近親通婚的危機。
布農族是長子(女)襲祖父(母)名,其餘子女按排行襲叔祖、叔伯、姑姑的名字,很少創立新名字,名字一般沒有涵義,同名者互稱為Ala,彼此有特殊的情感聯繫。如總統府國策顧問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就是自己的名字•氏族的名字。
排灣族的每個家屋都有一個名字,出生在這個家屋的子女都要冠上家屋名,有人冠在自己名字的前面,有的冠在後面,排灣族是階級社會,為新生兒取個人名要依照地位,不可僭越。如作家利格拉樂•阿(女烏)就是家屋的名字•自己的名字。
魯凱族命名和排灣族相近,只是排灣族是以長嗣繼承原家屋名,魯凱族則是以長男繼承,而魯凱族同屬階級制度,為新生兒取個人名也須依照地位,不得僭越。如前高雄市原住民事務委員會主委、美國華盛頓大學人類學系博士候選人台邦•撒沙勒就是家屋的名字•自己的名字。
鄒族命名沒有特別的約束,只要不與父母兄姐同名即可,鄒族有八個古老氏族:Jasijungu(安)、Jakumangana(楊)、Jaisikana(石)、Judunana(湯)、Niahosa(梁)、Javaiana(汪)、Tapangu(方)、Peongsi(汪)、Jataujongana(高),過去從玉山頂遷移下來後又分出新的氏族。
所幸,鄒族人數不多,居住集中,改用漢姓時顧全了原有氏族的識別。如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長Voyu Yakumangana Paayai(楊智偉),就是自己的名字•氏族的名字•出生地。
邵族是父系氏族,姓名是由個人名在前、氏族名在後組合而成,目前有七大氏族Sinawanan(原意圓)漢姓袁,Skatafatu(原意石)漢姓石,Skapamumu(原意強,採諧音)漢姓毛,Stamarutaw(原意高)漢姓高,Sapit(採諧音)漢姓筆或白;而Skahihian漢陳姓、Stanakjunan漢姓朱或丹。
在古代邵族各個氏族都有不同的分工,例如毛姓專司祭曆及負責冶鐵和武器製作,陳姓管若干祭儀,高姓負責打獵,石姓屬領袖層階,亦曾出任副頭目,邵族命名也有襲名制,長男常襲曾祖父名。如原卜吉社頭目Pajtabu Sinawanan,就是自己的名字•氏族的名字。
平埔族群因與漢人接觸早,已很少人用傳統名字,籐文化協會列出的各族傳統名字,大部分是從清代土地契約中找出。當時平埔族人的名字多被以不雅漢字拼寫,如蚊、龜、貓、毒、蠻、歪、歹、老。
平埔族群多是採親子連名,在個人名字後面連上父名或母名,例如凱達格蘭族、噶瑪蘭族和巴宰族都是如此。
少數如西拉雅族新港社,每個家族有傳統家名,在雍正乾隆年間新港社族人曾被廣賜漢姓,當時就是依照各家名音譯,而至今仍保留的特殊姓氏有Tamavainikaki「机」、Tamakovau「卯」、Tamaeolay「來」、Tamatiping「兵」、Tamapagowat「月」、Tamatapagik「宜」等。
平埔族常見名字,如凱達格蘭族的拔山、大武臘、加里、己生、君孝;噶瑪蘭族的木枝、籠爻、瑪瑤、阿返、武里;西拉雅族的大里觀、池烈、大邦雅、達來、大南閩(女)、于來(女)、莎韻(女)。
巴宰族的Abok(阿沐)、Adawai(阿達威)、Asilu(阿希魯);道卡斯族的大彌勒、合歡、加禮;巴瀑拉族的加九、賓祿、阿眉、大宇;貓霧拺族的阿甲、阿勞萬、大眉。
然而,回復名字的人也會因個人、部落、翻譯或通婚等差異,使得原住民命名文化更加多元,如家名在前或在後,從父、從母或父母並列,加氏族或不加,加出生地或不加、名字之間有無以「點」間隔,羅馬拼音的有無與大小寫差異,同一個名字不同的音譯等,都沒有標準答案。
對此,馬躍•比吼說,在原住民回復傳統名字初期,政府本來就應該採開放的態度,時間一久,原住民各族會找到自己適合的方式。
所以,當您準備開口呼喚原住民朋友的名字時,別忘了先請問對方該怎麼稱呼才是對的,以免把朋友誤稱為他(她)父母、子孫的名或是氏族、家屋的名喔!

來源:中央社(2006/4/30) 記者:思嘎亞•曦谷
          


回首頁回尋根問祖